RSS订阅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施工吊篮 > 正文

打光最后一颗子弹

日期:2015-8-20 0:58:29 人气: 标签:
1984年,中国与邻国在云南麻栗坡老山一带爆发了边境冲突。一批军队作家到前线采访,我在其中。当时我正在调查军队中的婚姻问题,想就此写一篇论文。
到参战部队,我吃惊地发现:参战部队中凡有未婚妻的官兵,战前大多吹了。有一个女大学生给未婚夫的信中写了这样一句话: 我父母说,你要牺牲了倒也罢了;假如你断了条腿,或少了一只胳膊,那怎么办? 有一个连队作战异常惨烈,指导员等30多名官兵牺牲。烈士遗体抬下来时,指导员未婚妻的绝交信正好到了部队。连长集合幸存的官兵,当众宣读这封绝交信,一旁静静地躺着指导员的遗体,全连战士都哭了。
我在连队当过兵,知道战士们对女人的话题津津乐道。但在麻栗坡,情形大变,凡将投入战斗的部队官兵均不谈女人,仿佛有约在先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我听到了王仁先的故事。
王仁先是某连副连长,干部子弟,英俊高大。战前,与他相处了5年的女朋友离开了他。他所在的连队将作为尖刀连进攻老山主峰。他率领一个排,驻扎在老山脚下一个小村庄里。
房东是一个年轻的女人,叫阿岩,已婚,有一个在襁褓中的婴儿。阿岩一见王仁先就喜欢上了这个潇洒的小伙子,向他频送秋波。阿岩是个很有性格的女子,她每天给王仁先做最好的东西吃;每晚为他烧洗脚水;给王仁先洗衣服。她甚至在自己丈夫面前也不掩饰对王仁先的情感。王仁先训练回来,她竟能撇下正在说话的丈夫,迎接王仁先,为他拂去一身尘土。王仁先起初在抵抗阿岩,但随着阿岩炽热地进攻,也随着老山战事一天天激烈,总之,他的抵抗渐渐变得软弱。
6月某日,已确定翌晨进攻老山,战斗命令发出的那一刻,连队一片死寂。王仁先向阿岩做最后的诀别,阿岩为王仁先的军用水壶装了满满一壶水。王仁先喝了一口,哎呀,比蜜还甜 阿岩不知道往壶里放了多少糖,她以为越甜越好呢。王仁先的眼睛潮湿了,心中的长城轰然崩坍,他颤抖着走向阿岩
灶里的火熊熊燃烧,他俩也在燃烧。第二天,情况突变,进攻时间推迟。于是,在老山脚下,在村边,在树林中,甚至在阿岩家的牛圈里,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被赋予了新的内容。这样的事瞒不了丈夫,阿岩丈夫向部队告发了。他没有说和阿岩相好的那个男人具体是谁,弄不清他是真不清楚,还是不肯说。
发生这种破坏纪律的大事,那还了得。部队上下极为重视,层层调查。他们在牛圈里搜到许多带过滤嘴的烟头,顿时知道是王仁先所为,因为全连只有他抽这种过滤嘴高级香烟。连长找王仁先谈话,王仁先拒绝承认此事。营长也找他谈话,他还是不讲。营长火了,命令: 全连集合! 然后请阿岩与她丈夫来指认。
打谷场上,一连官兵肃立。阿岩和她丈夫来到队列前。后来,该连指导员告我:此时的阿岩,全不似犯了什么错事,毫无颓丧之气,反而意气飞扬。指导员说: 原来我想,阿岩肯定会巡视一遍后,说没有那人。这样就一了百了了。 万没想到,她径直走到王仁先跟前,指着他说: 就是他!

【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aihuadl.com/html/shigong/345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】
分享到:
下一篇:没有资料
推荐信息
没有资料

Baidu